星期日, 四月 23, 2006

铁饭碗破了!

最近我用来赚钱的工具,喉咙先生,死命和我作对。前几个礼拜的某一天早上醒来,被自己的声音吓着了。声音沙哑得不行,说话都成问题,晚上又有唱歌,吓得我赶快买一大瓶的枇杷膏灌下去。但情况仍然没有好转,连续几天都唱不到歌,非常凄惨。过了几天,声音稍微好一些,又开始放肆起来。晚晚都唱些高难度的歌,而且还是original key的那种。那天到wings hq开会后,因为还有一些空闲的时间,便和猪妹到一间cafe去坐坐,还叫了一篮的薯条。但因为那薯条真的难吃的可以,就和猪妹赌博,谁输了就啃下薯条。当然结果是我输比较多,就这样啃下了将近半篮的薯条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喉咙正式宣布罢工!


谁来救救我?!

1 条评论:

Wormy 说...

一个字,爽;两个字,Bali Gud;三个字,C Beh Song!

谁叫你那么久不跟我搭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