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九月 15, 2005

RTM 新人王?

前几个星期,接到“七厘乡”唱歌而认识的一位民歌界前辈级的朋友的电话,问我有没有兴趣出席RTM的一项录影,只需唱一首歌就有两百块拿,如果两个人的话就一人拿一百,我弹琴,他唱。不错哦,一首歌就赚到一百块,太值得了。没有多加考虑,马上答应了这位朋友。挂断电话前,还赶紧问了他,不用练习吗?他笑着说,一首歌罢了,到时彩排练一次就可以了。ok,看来这一百块真的是白拿的。


到了今天,确定了时间和地点之后,和那位歌手约在South City Plaza的顶楼bowling场旁边会合。泊了车后,提着我15公斤重的键盘搭电梯上到顶楼。从电梯出来后,察觉到这环境真是无比的冷清,走廊上空无一人,只看见寥寥无几的Bowling和Game场的看守员,坐在椅上打瞌睡。发现到角落有一个类似摄影棚的东西,便走进去看看。


哇噻!是真正的摄影棚叻!有无数的灯光,加上4架以上的摄影机,还有好多工作人员和表演者在场,台上一组人在彩排中,主持人是张觉隆,加上三位评判,郑必爱,李胜平,还有一个忘了什么名字的专业女士。评判???!!我刚到的那个朋友也和我有一样的反应:吓呆了!


问了负责联络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竟然答到:我没告诉过你吗?是场电视的歌场比赛来的啊!Shit!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比赛又不可以看歌词,当然Chord更不用讲了。本来我那位朋友要唱一首他满喜欢的林俊杰的歌:简简单单。但这首歌很新叻!那里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背好?所以我们选择。。。。换歌!


考虑了好久,负责人又在那边摧,哎呀,随便啦!就用一首关着眼睛都可以把整首歌顺利的弹完、唱完的歌(因为每晚都要唱,不知不觉背熟了!) :爱很简单。很土吧?这首歌太不适合拿来参赛了吧,不过临时临急,还有的选择么?


选好歌后,还以为可以松一口气。不懂哪里得罪了负责人,又要我们想组名。给他搞到头大了!还好我们俩都很随便,既然之前要唱简简单单,过后又改成爱很简单,就干脆把我们的组名取名为:简单!!!


到后台去准备时,才发现和我们同一时间比赛的,各个都有备而来!有的还载歌载舞,舞步都已编到好好的,要不然就两个人二重唱,合音合得天衣无缝,其中一组还是去年Astro新秀大赛,有进决赛的昭君大哥呢。唯独我们什么都没有,就只有一把声音,和简单的钢琴声。


比赛开始,张觉隆不断讲鸟话,参赛者唱完歌后,三位评判就会轮流给评语,有点像Malaysian Idol,只差在没有一个很刁难的鬼佬罢了。到我们时,没什么特别,平平无奇的带过,评判给的评语还不错,说些什么表演得很投入啊、什么简单就是美啊,之类的客套话。

公布成绩时,全部参赛者还需要出来站一排,等成绩。我和我的Partner心都在想,赶快唱完,拿了两百块就赶紧走人~~ 怎么知道我们竟然是赢家,成功进入半决赛,而且还有送一个20寸电视机呢!哇靠!这样也可以,黑马爆冷!相信那些准备功夫做足的一定非常恨我们这两个家伙吧!


评判让我们赢的理由是:歌手唱得非常的投入,很用心,很有感情,不像在比赛。而且不多玩花窍,简单又干净。

所以说呢,歌唱比赛没有所谓的公平与不公平,全都要看评判的口味,再加上参赛者的一点点运气。虽说比赛一定要靠实力,但是“有运气不一定会赢,没运气就肯定不会赢!!”

8 条评论:

哮廊 说...

恭喜!真爽!

TuRtLe"oIo"hEaD 说...

谢谢!好运罢了!

你是谁?

Fei Fei 说...

Gam Dou Dak?

你们还真是行!
恭喜了。。什么时候半决赛啊?

哮廊 说...

我?chunaun,一个很欣赏你们这帮有干劲,有梦想的老饼。

Wormy 说...

哇唠,你们会不会就这样成为明日之星啊?你的搭档是谁?不会是宏杰吧?阿旺?

哦,老饼,你在这就用真名,在我那就用无名氏,要不要这样啊?

哮廊 说...

阿!身份曝光了!OMG! 在你的blog没人用无名氏嘛!

TuRtLe"oIo"hEaD 说...

哈哈!半决赛在今天中午。比去了,没进决赛,太难了吧,10对进半决赛,才选两队进决赛。下个月会在电视上播。

jackal 说...

good job n well done. congrate! from 另一块老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