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十二月 12, 2006

我的右手请病假

星期日的中午,和我的老板兼黄金王老五Kevin喝了茶之后,如往常的,约了一伙人到Midvalley去看戏。这次是看刘德华的巨作:“墨攻”。

星期日的MidValley超难找Parking的,兜了几圈,终于有人退车了。锁好车后,往入口处走去。正要用右手把门推开,门的另一边的无赖同胞竟然用脚把门踢开。发生得太快了,而且也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如此霸道,我来不及收手,手挽就给它踢来的门给扭伤了。我只能痛得蹲下来,骂些它们听不懂的三字经。

终于也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公共设施被破坏。唉~~~~无奈。若我给啊公天天养饱,太得空不求上进去赚钱,或许我也会这么做。

忍住痛,以为没什么大碍。和他们看看戏,四处走走,欣赏广场的庞大圣诞设计。晚上便到SK Wings驻唱。开时弹琴时还没什么,到最后几首歌时,手开始隐隐作痛。

隔天睡醒更糟!整个手腕中起来了!痛得根本使不出力。无论做什么,只要轻轻一移动手腕的方向,就会很痛!连从右边的裤袋把钥匙拿出来都不行。

去了一间非常时豪的华佗铁打,等候处还有42寸大的平面水晶电视,比任何一件西药诊所还要前卫!铁打师帮我做了一连串的魔鬼式推拿,痛得我死去活来,尖叫都来不及。

敷了药,给了还蛮昂贵的诊费。还好手指可以动,还可以弹琴。由于还敷着药,不可以碰水,而且医师劝我尽量不要用到右手,让他休息,结果,我的右手请了两天的病假。

这两天,平时身负重任的右手,把所有任务都交给了左手,又名“五姑娘”。平时只有打键盘才会用到,夜里只会服侍孤单本老爷大人的五姑娘,一夜之间要他学做这些东西,总是很困难。

五姑娘必须完成所有工作:洗脸,洗菊花台,刷牙,开车,进牙,穿鞋,穿衣,听电话,打SMS,找钱,泡茶,抬键盘,开门,写字,吃饭,打字等等等等,无所不做。

右手没请假,我也不懂这24年来我是多么的依赖他。看来不可以让五姑娘松懈,这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让他学一学除了强力震动以外的学问了!



9 条评论:

~CrYsTaL~ 说...

那要好好照顾受伤的手咯,以免有后患。

~CrYsTaL~ 说...

那要好好照顾受伤的手咯,以免有后患。

~CrYsTaL~ 说...

那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右手,以免有后患。

~CrYsTaL~ 说...

那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右手,以免有后患。

TuRtLe"oIo"hEaD 说...

谢谢,不用重复那么多次吧,我会记得的。哈哈~~~~

~CrYsTaL~ 说...

server got problem lar.....
u ingat i gila meh...

钪凯 说...

幸亏还能够弹琴,不然的话,你的下半生该怎么过啊?!!!

Wormy 说...

这么就不见,又肥了?还是肿?

TuRtLe"oIo"hEaD 说...

钪凯:哈哈,转行做歌手就好,不用弹琴。

Wormy: 真的很久不见,别来无恙吗?我瘦了5公斤,手是肿了。